法院制服,审判服,法袍,法警工作服定做服务!

政府采购合作单位
法院制服一站式采购厂家

定制资讯

从法官服看一位老法官强烈的职业荣誉感

作者:锦义轩服饰日期:02-13 14:20阅读:27次

不久前,我的父亲——一名老法官永远地离开了他挚爱的家人。按照他的遗愿,我们为他穿上那套他珍藏了20余年的老式法官制服。当丧父之痛稍稍平复,忆起父亲生前点滴,我更加深切地理解和敬佩他的这一选择。

父亲上世纪30年代出生在豫南淮水之滨的一户普通农家,成为走出小村的第一人。1956年起,他先后在河南省淮滨县人民法院和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从事审判工作。1991年,父亲从法院退休。

法官服

在成长的记忆中,父亲对于我而言,总是忙碌的、沉默的、严厉的。他下乡办案经常一离家就几天、十几天不回来,每次回家总是十分疲惫。

有一天,我问母亲:“我爸这样,你咋不怪他呢?”母亲跟我说起一件旧事:1956年冬,父亲正在省城参加培训,老家的爷爷突发疾病去世。母亲火急火燎地跑了十几里地到当时的区政府,央人找父亲,几经辗转终于联系上他。沉默半晌,父亲才在电话里对母亲说,自己刚到法院就被送出来培训,学不到真本事就对不起组织,将来也办不好案件,这时候不能请假回家。

父亲让母亲代自己尽孝,先到县城找院里借点钱,再请亲戚们帮忙料理爷爷的后事。彼时交通十分落后,去县城无车可乘。母亲天不亮就从家里出发,步行十多个小时,往返一百多里,从父亲单位借回了20块钱。出殡那天,母亲顶替父亲执幡送走了爷爷。母亲说,跟那时比,现在不知道要好多少了,还怪啥怪。

少时,父亲对法官服的珍爱也让我印象深刻。他的制服永远干净、笔挺,即使换下也总是平整地挂在衣架上,除了浆洗不许我们碰。

后来,我有幸进入法院工作,并成长为一名法官。当我真切地体会到一个基层法官工作的琐碎与繁杂,有时会心生骄躁,这时父亲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对得起你身上的法官服”。

父亲退休时,法官服还是“头顶国徽肩扛天平”的老式制服。每逢夏季闷热潮湿的时节,他都会让我把他的法官服拿到太阳下晾晒。

近两年,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一个周末,我陪他聊天,说些故人故事、家长里短,他情绪很好,显得十分开心。说着说着,突然他话锋一转,郑重地对我说:“我这一辈子不敢说对党对人民有啥贡献,但做到了勤恳工作,如今自问也算无愧无悔。现在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过。我有个想法:百年之后,让我穿着那套法官服走吧。你回头问问,看组织上允许不?”

这一刻,我深刻地明白了多年来父亲深藏于心的信仰。这一刻,在父亲那殷切的眼神里,在父亲那苍苍的白发中,我仿佛又看到了三尺法台前的那个老法官。

后来,我征询了相关部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清楚地记得,当我告诉父亲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脸上绽开了欣慰、释然的笑容。

现在想来,父亲的这个看似奢侈、实则朴实的要求,饱含着一个老法官强烈的职业荣誉感。他对审判工作近乎执拗的执着,他对法官服近乎强迫的珍爱莫不发轫于此。

由此,我想到了现在:我们再不用像父亲那样骑着自行车带着卷宗一去十几天的办案,我们的法官服不管从款式还是从材质上都改进了很多。然而,客观条件改善的同时,我们的每位法官在司法改革的浪潮涌来前都准备好了吗?今天,法院的收案数量在持续攀升,群众的司法需求也更加多元化,法官服所代表的司法为民工作也更加紧迫和任重道远。

哲学家萨特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亘古不变的,一是高悬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一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贵信仰。”作为一名法官,对于职业荣誉感,父亲已经用他的一生作出了自己的诠释。而我作为后来者,也当继承父亲的遗志,坚守对法律的信仰,真正做到“对得起身上的法官服”。

标签: 法官制服,法官服,

相关文章

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 })();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62 Second.